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

白毛一家亲(一)

拉郎配到十万八千里,属于完全自娱自乐产物
雷死不管= =+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午六点半,剑子提着一口袋的蔬菜走进公寓大门的时候,听到看门老头叫自己的名字。
“剑子,哎,你等一下”
“梁叔,是不是有我的信呀?”剑子上半身伸进传达室的窗户,很是轻车熟路。
“不是啦”,老头扶了一下鼻梁上的老花镜,“刚才你哥又急冲冲的跑出去了,连大衣掉了也不知道,我跟在他身后叫
了老半天,可这老胳膊老腿的,到底也没追上……”老头一面说,一面从储物柜里拎出一件白色的袍子来,那背后大大的写了一个菱形的十三。
剑子有点黑线,虽然和这老头解释过很多次自己和浮竹并不是兄弟,不过他也知道,一样的白发一样的老人脸,看起来是没有什么说服力就是了。
接过羽织,说过谢谢,转身走进电梯,剑子略显疲惫的靠在墙上,最近工作压力越来越大,到底该怎样排解才好呢。

尼亚正坐在空旷的客厅地板上玩模型,模型塔已经没过了他的头顶。听见门锁咔嚓的一声,他回头看了一眼。
“剑子你回来啦?”
“嗯”,剑子走进厨房,系好围裙之后站在门口问道,“浮竹怎么又急冲冲的回去啦?”
“听说是尸魂界出大事了,回去支援了”尼亚卷了卷右前额的两缕头发,抬起头来和剑子对望了一眼。
从对方的眼神里,彼此都看到了有好戏看的神情。

两人迅速拉开电视柜下面的大抽屉,从上次来的帽子大叔送的一堆乱七八糟的玩意里挑出两幅眼镜。
“这玩意儿没用过,行不行啊?”
“先试试吧,看浦原那胸有成竹的样子。”

两人一人从冰箱里拎了一瓶啤酒,趴在窗台上。
视线渐渐开始模糊,眼前出现了另一个世界。

浮竹十四郎眉眼弯弯的坐着,视线明显放在不远处的另一场战斗上,和他对阵的小姑娘脸上显露出相当的不耐烦。
“我说你啊,不和他们一起打吗?”
“当然”,浮竹答道,“二对一很不公平呀”
“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?斯达科可是很厉害的哟”,小姑娘的口气里满是骄傲,“那个大叔会死掉的”
“没关系,京乐也很强呀!”浮竹笑得人畜无害,像是和蔼可亲的幼稚园老师。
“那我就不知道了”,破面小姑娘看上去有点动怒,“真的会死掉哦,你可别后悔”。
“谢谢你,你真体贴呢”浮竹的脸上满是认真,“我会祈祷他不会死掉的啦”

“看上去浮竹对那个没品味的花被单大叔还真是信任呢。”尼亚喝了一口啤酒,嘟囔道。
“难道你第一天知道?”剑子的口气听起来有那么一丝丝的鄙视。
“我只是觉得花被单大叔的品味实在是太差了,比你梦里那个珍珠匣子还差”。
“喂喂小鬼,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随便进入别人的梦境吗?!”
“大叔,每晚都梦见同一个人,想让人不记住也是很难的……”尼亚无奈的耸肩摊手

破面小姑娘痛苦的用右手扶住自己的额头。“……啊,这样啊,那我们俩要打一仗吗?”
“那可不行!!”浮竹的声音难得的高了一个八度。
“什么?!!”
“你还是个孩子啊,原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种战争场合。”听到这严肃认真堪比教科书的回答,远处的剑子和尼亚都忍不住将刚喝下去的啤酒喷了出来。
“孩子?!你说我?”破面小姑娘的声音里满是被你打败了的情绪,“我说你啊,破面哪有什么年龄啊……”
“我知道,但是不行就是不行,在我看来,你是个孩子,而且还是个女孩子,我不能和你战斗……”他停顿了一会,朗声道,“如果你非要战斗的话,我就会尽力送你回去的哦,你就回家拍皮球去吧!”
明明是激怒人的话,但在浮竹的口里说出来确是带着一股天经地义的意味。剑子和尼亚两个在这边笑得差点肚子疼。

“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没有女孩子喜欢浮竹了,”剑子直起腰来,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句。
“就算没有女孩子喜欢,他也是你大哥”,说风凉话,一向是尼亚的特长。
“……小鬼,你这个性,也难怪梅罗一脚踹了你”
“大叔,踩人痛脚也不是这样踩的”
“我说的可都是实话。”剑子学着平日里尼亚的样子,耸肩摊手,一副无奈的样子。

这平常的一日,就在互相的调侃之中慢慢过去了。

评论(2)

© 沧海映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