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

元元毛毛和分分的笑话

毛毛和元元手拉手站在三分春色门口,想按门铃,却怎么也够不到。
正好这时剑子经过,剑子于是停下来对毛毛和元元说:我来帮你们按吧。
他使劲按了好几下,同时还猛砸了几下门,确定龙宿和凤儿都听到之后,对毛毛和元元说:这样可以了,不过,你们找龙宿做什么呢?
毛毛仰起头说:可以了,然后……现在我们逃走吧,赶快!
剑子:……

元元:我长大之后要和毛毛在一起
剑子:= =|||||难道你不想行侠仗义,快意江湖吗?
龙宿:= =++++难道汝不想坐拥天下,执掌牛耳吗?
元元:……那我长大以后就要行侠仗义,快意江湖,坐拥天下,执掌牛耳……然后我就可以排除所有阻碍顺利和毛毛在一起了^^
剑子:……龙宿好友,你到底教了他一些什么= =|||||||||

元元和毛毛耳语。
毛毛跑去问剑子:阿爹你最近有没有在外面结识新朋友?
剑子:最近没有。
毛毛和元元耳语。
元元跑去问龙宿:阿爹你还想知道什么?

毛毛和元元走在去三分春色的路上。
突然,天下掉下一个苹果挡在俩人的路上。
毛毛说:元元速速退至我身后。
元元拿着小扇子一边摇一边看毛毛到底要做什么
“万引天殊剑归宗”
苹果均匀的裂成了八瓣
毛毛说:出门的时候走得匆忙,忘记带干粮了。我请你吃苹果哈 


毛毛和元元在后山乱葬岗【啥?】分苹果。毛毛说:你一个,我一个……
这时魔龙祭天和变裔天邪路过山脚下。变裔天邪说:啊,难不成剑子的儿子和龙宿的儿子在分尸体?【喂
魔龙祭天:什么?我们赶快走吧……
这是又听元元说:啊等等,山脚下还有两个呢……

元元和毛毛分完苹果,回到三分春色。
龙宿:瞧瞧汝们的手,多脏啊。汝们何时见过爹亲的手像汝等一样。
元元:没有。爹亲,吾没见到过汝像吾这么大的时候。

毛毛:阿爹,你是哪里人?
剑子:豁然之境的
毛毛:那么龙宿阿爹呢?
剑子:疏楼西风的
毛毛:那么元元呢?
剑子:三分春色的
毛毛:真奇怪,那么我们四个是怎么凑到一起的呢?

剑子和毛毛来到三分春色。
毛毛:龙宿阿爹,我能不能去你卧房里看看?
龙宿:可以
毛毛于是去了,过一会出来了。
自言自语:咦,也没有很舒服啊,为什么阿爹总是赖着不肯走呢?

毛毛半夜里偷偷跑去找元元玩,敲元元的窗子说:我进来了!
元元:等下,吾身着睡服,爹亲教导吾身着睡服见客,不合礼数。
毛毛垂头丧气地说:哦,那我走了
结果毛毛还没走出三步,就听元元说:毛毛汝进来吧,吾已经把睡服脱掉了。

元元:阿爹,你要是不同意我和毛毛在一起,我们就私奔去!
龙宿:【黑线,谁教的】然后呢?
毛毛:然后我们私奔去不解岩,把剑子阿爹也带去

佛剑责备分分。
“隔壁西蒙很不高兴,因为你一拳打坏了邪之子的眼睛。你说那是意外,是真的吗?”
“当然是真的”,分分说,“我本来想打他的鼻子”

分分哭着来找毛毛和元元。他们问:怎么了?
分分:刚刚阿爹不小心,被佛牒砸到脚了
毛毛和元元:那你哭什么啊?
分分:因为我不小心笑了……

吃饭时,分分老是不肯坐下。
佛剑奇怪地问;“你今天怎么啦,干嘛站着吃饭?”
分分:“今天在三分春色听龙宿叔叔讲课,他说‘坐吃山空……’”

毛毛和元元去市集玩,遇见杜一苇在卖炒瓜子。
杜一苇让毛毛抓一把瓜子吃,毛毛犹豫了一下,没有动手。
杜一苇:你不爱吃瓜子?
元元:他爱吃的。
于是杜一苇抓了一把瓜子塞到毛毛衣兜里。
当他们离开后,元元问毛毛:方才汝为何自己不抓?
毛毛:因为杜一苇叔叔的手比我大

杜一苇在双岔路口问路。
问毛毛:“小弟弟请问你:这两条路,通什么地方?”
毛毛:“东边一条,可以通我的家。西边的一条,也通我的家,叔叔你要去我家么?”
 
元元趴在窗口,指着厨房方向问:“爹亲,那个冒烟的是什么?”
龙宿:“冒烟的叫烟囱”
元元:“噢,吾哉了。”
过了一会他拿着龙宿的烟斗跑去跟毛毛讲,“看吾爹亲的烟囱”

毛毛爬到树上去摘果子。元元在底下说:你快下来,不然我告诉剑子阿爹去。
毛毛:好啊,他就在那边更大的那棵树上

剑子对毛毛说:“今天能完成的事,不要留到明天。”
毛毛:“好吧,那阿爹把刚才从三分春色带回来的荷叶糕都给我,我今天都吃光了吧。”

毛毛闹着要爬山,剑子:我们明天去,今天太晚了,看不见路。
毛毛想了想,果断地说:我们让龙宿阿爹在路两边点上灯笼,这样就能爬山了。

毛毛:阿爹,我今天省了三个铜板
剑子:哦?你怎么省的?
毛毛:你让我分别送给龙宿阿爹,佛剑阿杯和傲杯的匿名信,我没有去寄,而是直接送到了他们手上

元元和毛毛去小红家玩。
进门毛毛就很有礼貌的叫了一声:“大红叔叔好”
傲笑:“我不叫大红叔叔,你可以叫我傲笑叔叔”
毛毛:“咦?小红的爸爸不叫大红吗?我听到很多人这样叫的” 

元元去市集的时候看中了一个小花鼓
元元拉住龙宿的衣角:“爹亲,吾想要个小花鼓” 
龙宿:“汝敲起来,吾就不能看书了。” 
元元想了一会,“那吾在爹亲睡觉的时候再敲吧。”

毛毛:阿爹,是父亲厉害呢,还是儿子厉害?
剑子:当然是父亲厉害,你看龙宿和元元就知道了,龙宿创立了儒门天下。
毛毛:哦……那么龙宿阿爹的阿爹为什么没有创立儒门天下呢?

毛毛回家的路上看到蝴蝶君和公孙月在搬运全新的家具。
就问剑子:为什么蝴蝶叔叔家有那么多新东西啊?
剑子:因为他要结婚了。
毛毛:结婚真好啊,有好多新东西,剑子阿爹和龙宿阿爹也结婚吧

圣踪一回家就看到儿子蹲在地上哭,便走过去问他。 
“怎么回事?手指头怎么啦?” 
“爹亲,隔壁的毛毛和元元想知道天戮有几颗牙,就让我把手伸进狗嘴里去数。” 
“啊呀!” 
“谁知道,天戮也想数数我有几个指头呢!呜呜呜呜”  

佛剑对分分说:“分分,晚上睡觉要盖好被子,不要把身子露出外面,小心感冒。”
分分:“那胳膊能感冒吗?”
佛剑:“胳膊当然不能感冒了。”
分分:“怪不得爹亲经常把胳膊露在外面”  

小圣踪:我的新发型怎么样?
分分:恩---,像个小兔子头!
小圣踪:给点鼓励的行不行?
分分:那,是个可爱的小兔子头!
小圣踪:给点好听的行不行?
分分:呃,是个漂亮的小兔子头!
小圣踪:给点赞扬的行不行?
分分:好吧,这是我见过世界上最美丽的小兔子头! 

剑子和佛剑到三分春色喝茶,龙宿让元元弹一曲给他们听。
元元弹得很好,于是龙宿问他要不要再弹一曲。
元元诧异道:爹亲,这次吾没有弹错,为什么还要吾再弹?

毛毛问剑子:什么是应酬
剑子:不想去又不得不去的约会就叫做应酬
第二天早上,毛毛去儒门天下上课,走之前跟剑子挥手:阿爹,我去应酬了

龙宿带着元元爬到山顶。
龙宿说:“汝看,吾儒门天下,锦绣河山,景色多好!”
元元不解道:“既然下面的景色好,我们干吗要花一个时辰爬上来呢,爹亲?”

评论(7)

© 沧海映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